推广 热搜:

就是不知道照顾自己,昨天有多危险,我现在还很后

   日期:2020-03-10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蓦地,身后却是胤禩大声说:你对我额娘说了什么?接着是椅子翻倒的声音。  我带着太医转身进来,良妃床前,胤禩死死的抱着母亲
 蓦地,身后却是胤禩大声说:“你对我额娘说了什么?”接着是椅子翻倒的声音。
  我带着太医转身进来,良妃床前,胤禩死死的抱着母亲,竟然不肯让太医靠近,我皱了皱眉,看向凌霜,此时凌霜却站得远远的,面色灰白,身前,还有一只正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凳子。
  “来人!”我叫宫里的宫女,“快把八爷拉开,让太医看看良妃娘娘。”碧蓝闻言,忙带了人上前,只是走在前面的两个宫女都被胤禩挥开了,倒是见了碧蓝,胤禩方有些回神的架势,跌跌撞撞的起了身。
  我过去想拉凌霜一起出去,不妨却被她一耸,几乎跌倒,好在,一旁一个小宫女挽住了我。凌霜却独自一个人,昂着头,走出暖阁,径直向殿外走去。
  “你去哪里?” 胤禩坐定,瞧见了,“我问你的话还没说。”
  “没什么好说的,你认准了,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吧。”
  “你……额娘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,她病着,你还要来气她?” 胤禩呼的站起来,声音都有些变了,这是我第一次看他发这样大的火,一时无所适从起来。
  “你也说你额娘没什么对不住我的地方,我又何必气她?”凌霜发起火来,自然是从来不让人的,便是胤禩,也不让半分,这时索性也不走了,转过身来,神情越发的倨傲。
  “碧蓝,你说,你都听见了什么?” 胤禩转头,看向站在他身边的碧蓝。
  “八阿哥,奴婢不敢说。”碧蓝跪倒,非常委屈,只含泪看着胤禩,说:“十三福晋当时在门外,奴才离得远些,也没十分听真切。”
  我倒退了两步,坐在一张椅上,有些莫名,又有些了然的看向面前的几个人。
  “贱人!”凌霜猛的上前几步,手挥起,两个大大的耳光,刮在了碧蓝的脸上,留下红肿的同时,还留下了长长的两条指甲划痕。
  碧蓝并不尖叫,只是匍匐在地上,低低的抽泣,凌霜见了更气,抬脚便要去踹。
  “够了,你还要怎样?”胤禩抬手拦住凌霜,后者却猛然尖叫了一声,奋力推开他。
  后来发生的事情,就好像电影的慢镜头一般,定格在我脑海深处的,只是一片红,那是血的颜色,自凌霜跌倒的地上,向四处扩散。
  凌霜那天穿了一件好长的斗篷,推开胤禩的同时,她踩到了斗篷的一角,重重的跌在地上。
  我起身过去扶她的时候,分明看到了一张一闪而过的笑脸,肿胀,嘴角还挂着血痕,可怕的笑脸。
  血的味道直冲过来,我还没碰到凌霜,已经干呕起来,再后来,殷红的血流到了我的脚边,我惊讶得说不出话,只是觉得虚软到无力。
  再醒来时,人已经在家中了,胤祥正在我身边坐着,牢牢的握着我的手,眼睛中有红红的血丝。
  “你怎么了?”我问他。
  “我很好,你怎么不问自己怎么了?” 胤祥的声音有些沙哑,见我醒来,便握住我的手,轻轻贴在他的脸颊上。
  “我怎么了?”我有些害怕,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?我不记得自己晕血呀。
  “你晕倒了。” 胤祥说。
  “我就是晕倒了吗?”我问。
  “那你还想怎样?婉然,你自己也不知道吗?” 胤祥的问题有些奇怪。
  “我知道什么?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晕了,真的。”我有些傻傻的。
  果然,胤祥露出了个有些苦笑不得的表情,轻轻刮了刮我的鼻子才说:“你呀……就是不知道照顾自己,昨天有多危险,我现在还很后怕。”
  “昨天?”我愣,凌霜震惊的看着地面的表情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,“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我问胤祥。
  “我也不知道,我去的时候,你就晕倒了,八嫂……” 胤祥有些迟疑,看了看我。
  “八嫂如何了?”我问,想要坐起来,却被胤祥按住。
  “你身子还有些虚,再躺躺吧,八嫂也没怎样,只是,她有了身孕自己也不知道,昨天,没了。” 胤祥说。
  我一时也无语,半晌才说:“她怎么这样糊涂。”
  “还说她糊涂?” 胤祥却接过了话,“你难道就不糊涂?”
  “我怎么糊涂?”我不服气的问。
  “那我问你,你要做母亲了,自己知道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胤祥的脸上光彩闪烁,和刚才我醒来时见到的憔悴模样迥然不同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