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妈呀容贵人了不起,这要是换成老奴,一准吓得屁滚尿流

   日期:2021-01-04     浏览:7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容华宫里,雍理仍旧侧躺在软榻上,任由容清给他揉着额头。殿门大开后,他微微侧头就能看到远处一身朝服的男人。  赵泉不敢看的
 容华宫里,雍理仍旧侧躺在软榻上,任由容清给他揉着额头。殿门大开后,他微微侧头就能看到远处一身朝服的男人。
  赵泉不敢看的人,雍理却恨不能在他身上盯出两个洞。
  
  大雍朝的礼制传承前朝,一品官服尚玄色,领口白锦绣仙鹤纹,袍裾处是仅次于龙纹的麒麟图腾,脚着重头皮靴。
  这一身行头,沈争鸣穿时雍理不觉如何,甚至嫌弃太过死板。
  后来换沈君兆穿上,雍理才豁然懂了为什么百姓戏称它为仙鹤服:这笔挺身姿,这宽袖窄腰,这在阳光下流动的银色暗纹,端的是雍容华贵,气度斐然。
  
  呵呵,什么仙鹤服,沈昭君他配吗!
  元曜帝抬头,半眯着眼睛都有点被沈君兆这张脸给晃到。
  恍惚五年过去,沈君兆早没了那少年稚气,清俊的五官被权力浸泡,威严有余,柔美全无。一双黑眸如幽深冷潭般深不可测,别说赵泉不敢直视,便是雍理多看几眼都恐他把自己生吞活剥。
  
  烦躁再度涌上胸腔,元曜帝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  他幼时可可爱爱的沈昭君,怎么就成了这副人鬼皆怵的阎罗模样!
  
  沈君兆只与他视线碰了一下便垂下眼眸,恭声道:“陛下圣安。”
  雍理应了声:“爱卿免礼。”
  容清手指微顿,起身道:“陛下,奴先……”
  雍理一把拉住他的手腕,道:“没事,你继续按。”
  容清眼尾看了看沈君兆,迟疑道:“沈大人似乎有事相禀,奴还是先退下吧。”
  
  雍理嘴角微弯,讽刺道:“沈相既来了容华宫,想必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  容清不敢应声。
  另一旁的赵泉已经汗如雨下:妈呀容贵人了不起,这要是换成老奴,一准吓得屁滚尿流!
  沈君兆低声回道:“并无军机要事。”
  
  雍理察觉到沈君兆动气了。
  旁人都很难察觉沈相的情绪,但雍理很容易就能感觉到,毕竟是一条裤子两人穿,一个被窝挤一块的关系。
  当年的沈昭君,眼睫一垂,他都知道他不乐意了。当然也不是什么大事,无非是熏香重了,摆设浮了,屏风的图案与样式不合,估计连墙上那副字他也瞧不上。
  哦,他肯定也瞧不上容清的出身,一个戏子,的确是辱了沈公子的眼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