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沈君兆不气不恼,依旧是平心静气的模样:“陛下慎言

   日期:2021-01-04     浏览:7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但是  朕乐意!    雍理侧身,索性枕了容清腿上,闭眼不看沈君兆:爱卿莫不也是为了立后之事?  李义海那老东西就是沈家
 但是……
  朕乐意!
  
  雍理侧身,索性枕了容清腿上,闭眼不看沈君兆:“爱卿莫不也是为了立后之事?”
  李义海那老东西就是沈家的狗腿,成日里恨不得把这江山改姓,他敢来提立后的事,肯定是沈君兆的意思。
  沈君兆眉峰蹙了蹙。
  雍理没看到,继续说:“这后宫的确不能终日无主,立后之事可以提上议程。”
  
  沈君兆顿了下,声音四平八稳:“陛下心中可有人选?”
  他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雍理这火气直窜脑门,就差脱口而出一个“你”字了!
  好在元曜帝不想做那商纣隋炀帝,稳住了。但情绪稳住,心绪稳不住——李义海果然是沈君兆指使的,他就这么巴不得他立后?他就这么想看他成亲?
  
  雍理到底是躺不下去了,他坐起身盯着沈君兆:“沈相可有建议?”
  沈君兆头戴七粱朝帽,两侧有代表着相权的玉带垂下,衬得肤色恍如冷玉,他姿态恭谨,却难掩清贵:“立后虽是国事,却也是陛下家事,还需看您心意。”
  
  容华殿一时沉默。
  容清默默退到后侧,束手立在赵泉身旁。
  雍理坐在罗汉床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君兆。
  在某件事上,元曜帝很像他早亡的父皇,都是野性难驯。
  泥腿子出身的先帝是入赘到雍家的,怎么能拿下这偌大江山,至今都是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趣事。
  
  只有一点是毫无争议的,沈家功不可没。
  与雍家的泥腿子出身不同,沈家三朝望族,数百年传承只怕比诸多皇室都要矜贵。
  能在乱世稳住不亡,又在盛世收住不骄,沈家着实厉害。
  沈争鸣不提了,开国功臣,大雍名将,更是帝王之师,半生荣耀已数之不尽。然而雍理觉得,放眼沈家数百年,最厉害的却是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当朝宰相。
  
  和自己的父皇一样,雍理无比喜欢沈家人的清贵矜持,也无比讨厌这融入血液刻进骨髓写在姓氏里的骄傲。
  沈家人甘愿为人臣,却心性比天高。  
  眼前的沈君兆尤其如此。
  
  立后。
  若是让沈君兆知道他想立他为后,只怕会一剑捅死他。
  
  雍理轻吸口气,慢声问:“朕的心意?”
  沈君兆垂眸。
  雍理走下台阶,站到了沈君兆面前:“爱卿难道不知朕的心思?”
  沈君兆略微抬头,黑眸定定望着他:“擅自揣度君心,是为死罪。”
  
  雍理能怼死满朝文武,却轻而易举能被眼前人给气昏头:“沈昭君!”
  他压低声音,把这三个字咬在后槽牙上。
  被当众唤了儿时戏称,沈君兆不气不恼,依旧是平心静气的模样:“陛下慎言。”
  
  雍理轻吸口气,怒极反笑:“好,很好。”
  沈君兆没有接话。
  雍理忽地转头,看向恨不得躲到角落里,让自己消失的容清和赵泉。
  帝王视线威严,赵泉瑟瑟缩缩。
  容清好一些,只面色也有些苍白。
  
  雍理却一改面色冷凝,大步走来:“躲去那儿干吗。”
  容清谨小慎微:“奴怕扰了陛下和沈相。”
  雍理对他笑得温柔:“清儿做什么都不会扰了朕。”
  说罢他牵住了容清的手,走到沈君兆面前:“朕心悦容贵人,想立他为后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