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虽育有三子却一个早夭,一个战死,唯一活下来的就是继位的元曜帝

   日期:2021-01-04     浏览:7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元曜帝怒火攻心,恨不得把这对狗男男给拖出去乱妈的,舍不得打。    好在容清反应极快,立刻马上和沈相划清界限,他也不敢再
 元曜帝怒火攻心,恨不得把这对狗男男给拖出去乱……妈的,舍不得打。  
  好在容清反应极快,立刻马上和沈相划清界限,他也不敢再看圣上,干脆利落跪倒在地,降低存在感。
  什么形象不形象的,哪有命重要。
  
  雍理这次没有去扶自己的容贵人,反倒是一直不给容贵人正眼的沈君兆瞥向他:“容贵人切勿妄自菲薄,陛下怜惜你,你便是大雍最尊贵的人;陛下厌弃之人,才是最低贱的。”
  容清一张小脸素白,额间沁出汗水,不是他多心,他怎么觉得这话意有所指。
  
  雍理冷笑:“朕厌弃谁,沈相知道?”
  沈君兆低眉顺眼:“臣不知。”
  雍理:“这天下竟还有沈相不知道的事?”
  沈君兆只恭敬垂首,没有回应。
  
  雍理看了看容清,想起方才抱在一起的两人,顿时气炸:“朕要立容贵人为后。”
  沈君兆不动声色:“陛下喜欢即可。”
  雍理强调:“他是个男人。”
  沈君兆眼尾落向容清,温声道:“臣瞧着,容贵人的确是男身。”
  
  雍理心更堵了,泛着酸味的火气再也压不住:“沈君兆!”
  沈君兆:“臣在。”
  元曜帝:“给朕滚!”
  沈相不卑不亢:“臣告退。”
  
  沈大人从容离开,元曜帝大发雷霆。
  容华殿遭此变故,分分钟传遍后宫,不少人都心知肚明,容贵人的圣宠怕是就此为止了。
  容清身旁伺候的小太监忧心忡忡:“贵人,陛下还是怜惜您的,只是一时心里赌气,过阵子定还会来看您。”
  他说得隐晦,其实是在安慰容清,殿里人还是看清了的,是沈相情急之下扶了一把容贵人,陛下才勃然大怒。
  男人吗,在这些方面总是比较介意,可越是介意,也越是在意,容贵人还是有望复宠的。
  
  容清却不以为然,他很清楚自己在圣上心里的分量——陛下的确是生气,但气得十有八九是他挨近了沈相。
  所以……这大雍帝相真的不和吗?
  
  离了容华殿,雍理去了御花园。
  正值酷暑,凉亭水幕常开,清爽宜人,雍理坐下吃了会儿茶,心情平复不少。
  “臣弟恭请皇兄圣安!”一道嬉皮笑脸的声音响起,来人是大雍朝的闲散王爷雍珠。
  
  先帝膝下单薄,虽育有三子却一个早夭,一个战死,唯一活下来的就是继位的元曜帝。
  元曜帝虽没有亲兄弟,却有个小了半岁的堂弟。
  两人年龄差距不大,性情却截然不同:雍理聪慧,年幼时先帝在外南征北战,雍母身体孱弱,雍理早早就撑起门庭,心性坚毅早熟,继位后更是手段了得,到如今能乱他心神的也不过一个沈昭君;雍珠不然,这小子有个疼他惯他的娘,打小蜜罐子里长大,家里人不求他有大才,只求他安乐,取了个小名唤作宝珠,由此可见一斑。
  
  雍宝珠也的确是命好,战乱时没遭罪,战后又一跃成为豫亲王,深得圣心。
  雍理蹙眉:“少吃点。”
  豫亲王笑眯眯:“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。”说罢也不客气,一通风卷残云,把桌上茶点扫了一半。
  雍理看看他那圆滚滚的肚子,懒得再说——宝珠这名起得秒,再这么下去真要吃成一头宝猪了!
  
  雍珠深知自家皇兄脾性,试探问道:“沈相又惹您生气了?”
 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雍理刚压下的火气又蹿了上来。
  赵泉怕得要死,雍珠可不怕,这么多年了,但凡沈相相关,那必定是雷声大雨水小,见怪不怪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