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一样满身自信,一样带着一份刚毅。优柔寡断的她最初喜欢上阿剑

   日期:2021-01-12     浏览: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韩云怔了怔,继续说:但是从民法来说,由于他偷走帐目,给原告造成了损失。原告人可以就民事上的责任起诉他,要求他对任意取走帐
 韩云怔了怔,继续说:“但是从民法来说,由于他偷走帐目,给原告造成了损失。原告人可以就民事上的责任起诉他,要求他对任意取走帐本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,而损失到底有多少,由官府来判定。”
  男孩呆住了,一时之间,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眼前这位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子。韩云继续说道:“如果官府给出的议定是五十万钱,那么他必须赔偿。如果付不出,那么只能被关入牢中。”她对男孩一笑,“这样解释起来,是不是容易接受了些?并不是说穷困就是有道理吧?做出事情还是要负责的,即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。赔偿还是必要的,不可能推脱过去,只是判罚上的问题罢了。”
  “这小姑娘分明在胡说!伊隶什么都不知道,是那个家伙没把东西放好,是他的责任!”男孩身后的男人大喊一声,便要上来抓韩云。韩云丝毫不会武功,傻呆呆站着,看着对方过来。
  “她说的有道理。”男孩忽然说,然后他回过身去,抓住那男人的胳膊,“算了吧,本来想靠着这点漏洞大闹一场,让伊隶可以被放出来,结果居然连一名侍女都能把我国法令解释清楚,想把水弄混是不大可能了。”
  他身边的人都露出愤愤不平的颜色,男孩又转回头来:“不过这位姑娘,你说话算不算数?如果你说话算数的话,那么是不是只要我们凑够那几张破纸的钱,就可以让伊隶出狱?而且不管怎样,他也是因为付不出赔偿金而入狱的,并非是盗窃罪,是吗?”
  他特意问这句话,是因为盗窃罪会为伊隶记下前科,以后做些什么都很困难。但是如果只是小金额的偷盗加上无法付出赔偿金,罪名就小很多了。
  韩云略一迟疑,她自己又不是什么官员,怎么能给他这种承诺。她站出来说话,也不过是一时冲动,她是半点影响力都没有的。只是,不想看着这些人做这些无用的事罢了——民意民愤都是最没有力量的,这些人聚在这里抗议,很可能无法惊动任何官员。她觉得这些人很悲哀,这样的抗议,根本没有什么意义。
  “怎么?你已经说了伊隶的罪名是错误的,难道要这么继续错下去吗?法律就是要公平公正才算是真正的法律吧?若是只有好看的法条,官员们自己随便解释随便定出罪名,岂不是比峯王还要糟糕?”那男孩说,十足地咄咄逼人,让韩云不由得退了一步。她低下头,声音低低地:“对不起,我实在没有办法……”
  “我会让千赫处理的。”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,韩云和那男孩一齐看去,在围观众人之间,一名男子卓然而立。男子看上去也有三十上下,看上去甚是儒雅,身上衣衫华贵。韩云看他一眼,忽然觉得脸有些红。
  这男子和阿剑长得完全不一样,但是他身上有种气势,有些像他。一样满身自信,一样带着一份刚毅。优柔寡断的她最初喜欢上阿剑,就是因为他那种似乎天塌下来都可以顶着的气势,和勿庸置疑的决断力。
  ——她在想些什么啊!
  韩云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,对面前男子拱手一礼:“请问您是来找我们大人的么?”
  男子走出来,到了她面前,深深看着她的脸:“我本来只是来这边,顺便看看千赫,没想到会在府衙里发现这么一位精通法条的人才。”
  韩云见他眼光,脸更加有些红了,低下头:“我只是一名侍女,刚才也不过是胡说些法律而已。”
  “胡乱说说竟然会比司刑更加正确?”男子说道。韩云听不出他是在嘲笑她或是夸奖,头垂得更低了。
  “伊隶的事情到底要怎样?你们既然是官府的人,就给个说法啊!”人群中有人喊,那名男孩回过头去:“不要无礼!”然后回转头,对着那男子:“大人既然说会让司刑大人处理,那我们就放心了。只是希望大人不会太过忙碌而忘记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