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权力使人腐败,不受约束的权力使人不受约束地腐败”在现实中的体现

   日期:2021-01-12     浏览: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玥临忽然跪下,她身边诸人也都起身跪倒。韩云一下子慌了手脚:你们做什么?快起来啊!  玥临抬起头:自从你来芬华宫之后,民间
 玥临忽然跪下,她身边诸人也都起身跪倒。韩云一下子慌了手脚:“你们做什么?快起来啊!”
  玥临抬起头:“自从你来芬华宫之后,民间的妖魔开始渐少,天灾轻了些,连刘麒的病都开始好转。”
  “韩云,你一定可以劝服主上,将国家从失道的厄运中解脱出来的!柳国……就拜托你了!”
  韩云傻了,她没想到这些人会对她如此期待,她觉得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变得很重很重。
  “可我不一定能行啊……”
  “只要你能试试,我们就已经感激不尽了。”玥临说道,“对臣子来说,不能阻止王的失道是最大的耻辱!”
  韩云其实非常不喜欢这种说法,因为这话里面奴性很重。但是面对这些执着的人,她说不出半句指责的话。这里毕竟不是她的时代,这里的人都认为王是至高无上的、国家的救星——在她的时代,也未必没有这样的人。
  她可以告诉她们,王其实只是必要的“恶”么?
  “我会尽力的。”最后,她只能这么说。
  
  “刘麒,最近身体如何?”
  少年从床上微微起身:“主上,我最近好多了。”
  “哦。”淡淡的语声,“使令可以动用么?”
  “可以。主上想要做什么?”
  “得我想要。”男子唇边露出一丝笑,很温柔的笑。不知怎地,看起来却有些寒意。
  
  晚宴上喝得多了些,虽然说一群女官也不会喝太烈的酒,但韩云是在座众人的中心,大家都和她说话都向她敬酒,她也不好推辞。更何况她听她们所言,心中也不免有些抑郁,喝得便有些快。急酒最易醉,她确是有些醉了。
  她们讲给她这几年柳国的种种,这些女官都是离助露峰最近的人,他的改变和一些不当之处,她们最是敏感。虽然十二国有在位超过六百年的奏国宗王、在位五百年的雁国延王,但其它国家的王在位时间均比助露峰短。一百二十年,这个数字并不如它说来的简单。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不会有一百年那么长,若没被选做王,也不是仙人的话,这个时候应该早就死去了吧。常年重复相似的事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更何况因为柳国法律的完善,王所要处理的事务很少有变化,更少挑战性,助露峰在闲暇的时间里也可以做一些自己的事情。其间,便难免有些和法律还有权力交叉的空间。一个国家王最大,而且王是天任命的,自然不会有法条来限制王——即使违反法令,也没有办法惩罚王——所以助露峰也难免用王的权力达成一些私事。其实这也是难免,各国的王都有这种情况,柳国还算是轻的。
  韩云苦笑,这大概就是那句“权力使人腐败,不受约束的权力使人不受约束地腐败”在现实中的体现吧。不过这绝非问题的全部,柳国的问题,绝对不是这么简单。
  这些女孩子——当然大多数都已经很“老”了,因为王宫之中的天官,基本上都受过封成为仙人。虽然看起来是少女,但大多数都工作数十年甚至百年——对国家、对国王的担心和关心那样强烈,韩云在面对她们的时候,会觉得让她们失望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。
  可是即使她有直谏的决心,助露峰会听她的话么?她是做什么的,凭什么她就会对他造成影响?女官们对她期望很高,言下之意就是他对她是“另眼相看”的,他和她关系“非同一般”。可她不过是他在民间捡到的一名略通法律的海客,他赏识她对法律和制度的理解,却和什么情爱无关。别说助露峰对她没那个意思,就算有,她也是心有所属……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