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那双危险脆弱的眼睛,那张没有表情却比任何表情都复杂的脸

   日期:2021-02-20     浏览:2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韦帅望抬头,只见一个眉清目秀,瘦长的大男孩儿直扑到纳兰怀里,那孩子身后,不是别人,正是他爹。  韦帅望刹那没了思维,如
  韦帅望抬头,只见一个眉清目秀,瘦长的大男孩儿直扑到纳兰怀里,那孩子身后,不是别人,正是他爹。
  韦帅望刹那没了思维,如果他考虑过,他一定不会这么做,可是这一刹,他的本能占了上风,没有转身没有动作没有表情,双腿自动向后飘移。
  可怜的韦帅望,少有地展现了他的惊世轻功,所以,被韦行给从人堆里挑出来了。韦行认为在纳兰家里应该不会有啥功夫盖世的家伙出现,所以,一旦他眼角的余光发现了速度不在正常范围内的位移,注意力立刻被吸引,然后他看到韦帅望,韦帅望要逃走,他的本能反应是抓住。
  等纳兰拥抱结束一抬头,韦行与韦帅望已经都不见了踪影,纳兰诧异:“帅望呢?你师父呢?哪去了?”
  韩笑抬头指指:“好象往后面去了。”
  纳兰道:“糟,韦帅望这糊涂蛋!”你不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,你跑什么跑啊?还跑得过你爹不成?
  
  话说韦帅望三二步已位移到几条街外,然后他就清醒,坏了,我跑错方向了,应该立刻去站到干娘身边才对,我爹一见我干娘就麻爪,我跑出来这不正中他下怀了吗?
  帅望立刻钻到小树林里,准备再位移回去,可惜晚了,韦行看到枝头雀飞叶动,已经找到正确方向,扑过去一把抓住韦帅望。
  
  帅望僵住,完蛋了。
  惨了。
  被抓住的手臂象被钳子夹住一样剧痛,帅望苦笑,来了,又来了,我怕痛……
  他只得回头,同那双棕黄色的眸子对视。
  手臂痛得他想发抖,额头微微冒出冷汗来,帅望沉默一会儿,这样的惨痛中,灵魂脆弱,目光碰撞,忽然间明了,自己或许还是宁愿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面对这个人,甚至,或许……
  那双危险脆弱的眼睛,那张没有表情却比任何表情都复杂的脸。
  帅望苦笑,轻声提醒:“我的手腕很脆弱。”笑。
  你可知道,这四年来,我已经学会用微笑代替眼泪。
  你可知道,笑得很大声,同大声嚎哭的作用差不多。
  
  韦行的手几乎是弹开的,他听到韦帅望说:“我的手腕很脆弱。”刹那回到当年,一股愤恨上冲,他的手捏碎了韦帅望的手腕。他松开手,退了一步,好象被韦帅望吓到,实际上,他是被自己吓到。
  四年里,他无数次问过自己,我,捏碎了帅望的手腕?我怎么会那么做?我真的那样做了?
  他常常看着自己的手,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发生的,不相信自己真的那样做过。
  韦行退了一步,好象留一点距离,他会觉得安全一点。
  
  帅望没等到预想中的暴风骤雨,微微有点诧异,他看到韦行没有表情地站在那儿,离他一步远,即不上前,也不退后。
  韦帅望看着他,干嘛?玩猫捉老鼠啊?那你表情应该放松点啊,你那么紧张干什么?难道咬人的是我?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