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那不是我的本意。就算曾经是,现在也不是了,永远都不会是

   日期:2021-02-20     浏览: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韦行的手在发抖,他没有表情地站在那儿,人如刀锋般危险,他的手却在发抖。  帅望在那双可怕的猫一样的眸子深处看到深深的钉在
 韦行的手在发抖,他没有表情地站在那儿,人如刀锋般危险,他的手却在发抖。
  帅望在那双可怕的猫一样的眸子深处看到深深的钉在灵魂里的痛,看到褐色的虹膜微微抽搐着缩紧,帅望挪开目光,你后悔过吗?我不关心,我不介意,我不想知道。
  你痛死我也不介意。就象你从来没关心过我痛不痛一样。
  
  两人对峙一会儿。韦行终于缓缓握紧自己的手,握成拳头,缓缓道:“我听说,你没好好习武。”
  帅望沉默。
  韦行道:“道理,你师父都说过了。我问你,你能不能好好学?如果你不能,我就带走你!”
  帅望咬着牙,微微眯上眼睛,轻声:“我不去!”
  韦行道:“那就向我保证,你会好好用功,追上所有落下的进度。”
  帅望咬着牙,沉默。
  韦行缓缓道:“没有别的选择,帅望,你既然叫我爹,你既然是我的孩子,就绝不能在冷家做第二名!”
  帅望平静地:“我不会做第二名,我不会参加比武。”
  一记耳朵在帅望脸上暴响,韦行怒吼:“除非你死了!”
  帅望倒在地上,韦行伸手要把他拎起来,帅望惨痛中苦笑,轻声:“或者,你死了。”
  抬手。
  帅望抬手的样子那样熟悉,韦行内心一寒,可是,这一次,他没来得及收回手,没来得及躲闪,没来得及做任何事,只觉得手臂一震,没有任何感觉,手掌已被一支袖箭洞穿,幽蓝的箭尖,从手背冒出来,伤口缓缓地涌出粘稠的黑色的血。
  韦行愣了一下,整个手臂已不能动,也没有感觉。
  剧毒!
  韦行运内息压制毒汁,没有用,麻木的感觉,一点点上侵,侵入肩,爬上脖子,半边面孔都开始发麻,连呼吸都开始艰难,心脏猛地狂跳起来,然后,就象被压上千钧巨石一样,跳动得越来越沉重,越来越慢。
  帅望跳起来要逃,韦行猛扑过去,左手已扼住帅望的喉咙,帅望站住,静止不动。
  此情此景,好不熟悉。
  也是这样的强逼,也是这样的绝望对抗,也是这样的一箭,也是这样一只手,只不过当年捏的是一只手腕,现在是韦帅望的喉咙,韦帅望的命。
  韦行的手在发抖。
  他竟用毒箭射我!
  他要杀我!
  杀了他!
  他的手在抖。
  他无法下手。
  此情此景,太过熟悉。
  这些年来,一闭上眼睛,就能看到。毒剑从他耳边飞过,他没有受伤,却捏碎了韦帅望的手腕。
  他躲过那一箭,是那孩子手下留情。
  那孩子没有伤他,他却捏碎了他的手腕。
  如果你曾在四年时间里每天痛悔你曾经捏紧的手指,那么,你就会发现,自己竟连本能都已改变,韦行在捏住帅望喉咙的一刻,手指自动停住。
  
  如果给我时间思考,我不会那么做。
  捏碎你的手腕,那不是我的本意。就算曾经是,现在也不是了,永远都不会是。
  
  韦行慢慢松开手。
  这孩子恨他,也是应该的吧。
  他毁了他的手他的功夫,也许,他的人生。
  韦行默默地转身,眼望地,没有再与韦帅望对视。
  
  帅望轻轻抚摸他的喉咙。
  差点死掉。
  惊险。
  他的心脏狂跳,韦帅望问自己,我竟然站在那儿等他捏碎我的喉咙?我真是疯了!我这是在干什么?
  帅望悲哀地看着韦行缓缓离去的背影,原来,我想从他那儿得到一个答案。
  我竟然冒着生命危险要得到一个答案,我还以为,他在我心里,只是一团狗屎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