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你们这玩的是啥啊?有啥事值得大白天点烟火庆祝啊?

   日期:2021-02-20     浏览:4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韦行正缓缓往回走。  以冬晨的善良与阅历,不可能想到韦行一个人回来了,所以杀人抛尸之类的,他只是欣慰地想,咦,找到了,看
 韦行正缓缓往回走。
  以冬晨的善良与阅历,不可能想到韦行一个人回来了,所以杀人抛尸之类的,他只是欣慰地想,咦,找到了,看,我娘乱操心嘛,啥人命啊,这不韦行没找到他儿子自己回来了吗?
  他迎过去:“大师伯。”虽然冷兰叫韦行师兄,可是冬晨叫韩青叔叔,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着自己娘的面叫韦行师兄。这辈份乱得……
  韦行抬头,缓缓道:“找韩青来!”然后人已摔倒在地。
  冬晨这才看到,韦行一只手已经紫黑肿胀,正往外冒着黑水,这分明是中了剧毒。
  冬晨一把扶住韦行,然后背起来,急往自己家跑去,心里尖叫:“天哪,我娘是神算啊,真出人命了!”只不过出人命的是韦行不是韦帅望。
  
  纳兰看到韦行的第一句话是:“帅望呢?”
  冬晨一脸黑线,我的娘啊,你这心眼是不是偏到肋条上去了?
  韦行轻声:“他没事。”
  纳兰这才问:“谁伤的你?”
  韦行沉默。
  纳兰瞪大眼睛:“谁伤的你!”
  韦行沉默。
  纳兰无语了,完了,韦帅望你这次可真的要挨揍了。
  纳兰看看韦行的伤:“那么,你知道这是什么毒吗?”
  韦行摇摇头。
  纳兰瞪着他,惊骇地想,坏了,韦帅望这下子怕不是挨揍那么简单了。
  纳兰道:“我已经让韩笑去找韩青了,他们很快就到。”想了想,回头叫自己的小丫头采薇:“把韦帅望拿来的那些个烟花拣一个红色的放了。”
  采薇自去从烟花堆里拣个标着紧急的红皮烟花,点火。
  一颗红色弹丸直射到半空中,血红色炸开来,虽然白天,也颇触目。
  
  远远的山上,冷秋正在园子深思,看到不远处火红的烟花灿烂,不禁扬扬眉,青天白日的,你们这玩的是啥啊?有啥事值得大白天点烟火庆祝啊?
  
  韩笑到半山时,已迎面见到韩青,刚说一句:“我娘说请您过去。”
  韩青已点点头,绝尘而去。
  韩笑一个人站在半山腰上,静静地站了一会儿,这个据说是他爹的人,一生也没对他讲过几句完整的话吧?
  所有人都知道他,都知道他的事,都称颂他的人品,好象他是公共资源一样。人人都知道他,只有他儿子不知道他。
  韩笑无言,默默往回走。
  
  韦行咬着嘴唇,渐渐地,牙齿沾上血。
  纳兰终于急起来:“你痛吗?很痛吗?”已经在韦行手臂上扎了绳子,阻止肿胀向上漫延,伤口处也挤了几次血,污血流了一小碗,血液还是黑色的。
  韦行摇摇头,不,不是痛,是不痛,他正在渐渐失去知觉,呼吸越来越慢,心跳越来越慢,一点都不痛,可是,他不想昏过去,他从没听说过这样的剧毒,内力完全无法抵抗剧毒的作用。他唯一能做的,不过是保持清醒,不能昏过去,他还有话要对韩青说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