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,良久才道:“你听到他说的话了?

   日期:2021-02-20     浏览:2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韩青冲进来:怎么回事?  纳兰道:韦行中毒了。  韩青按住韦行脉搏,好奇怪的脉象,平稳缓慢。沿着伤口,一条黑色毒线已上升
 韩青冲进来:“怎么回事?”
  纳兰道:“韦行中毒了。”
  韩青按住韦行脉搏,好奇怪的脉象,平稳缓慢。沿着伤口,一条黑色毒线已上升到肘部,面色无异,但一双眼睛瞳孔已放大,呼吸艰难,身体失去知觉,韩青从没见过这样的毒,顿时额头冒出汗来,他只得问:“谁伤的你?”不认识毒,就只得找到下毒的人。
  韦行慢慢转动眼睛,看韩青,艰难地:“你,解不了?”
  韩青沉默,这是什么毒?什么毒?看伤口象蛇毒,可是,全身麻痹,蛇毒不会这样,也没有这么快发作的。
  韦行见韩青沉思不答,已知结果,轻叹一声:“好在不痛。”
  这么快就弥漫全身的,只有麻药吧?
  韩青忽然间明了,啊!他妈的!他抬起头:“只有找到下毒的人,韦行,倒底谁伤的你?”
  韦行沉默一会儿:“没看到。”
  没看到?韩青低头看那伤口,手上,你没看到?难道你背着手?那你屁股上没也戳出个洞来?
  韩青苦笑,看来我真猜对了:“你以为我查不出来?”
  韦行眼前发黑,他抓紧韩青的手:“我还有多少时间?”
  韩青沉默一会儿:“二刻钟。”
  韦行沉默了,他自己也觉得就要支持不住了。
  韩青道:“我去找那个下毒的人——”
  韦行轻声:“来不及了。”
  韩青本已起身,又停住,是,来不及了。
  韦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他再一次咬紧嘴唇,血从嘴角流下来,痛疼让他微微清醒,韦行挣扎:“韩青,帅望是我儿子。”
  韩青愣了一下,轻声:“我知道。”
  韦行瞪着韩青,缓缓道:“别动他。”
  韩青看着韦行,许久才问:“我会动他?”
  韦行咬着牙:“答应我!”
  韩青点点头,慢慢红了眼圈:“韦行……”
  韦行慢慢闭上眼睛,低声喃喃:“我不该……”
  
  韩青握着韦行的手,眼圈发红,却忍不住想笑。
  纳兰惊骇地看着闭上眼睛的韦行与忍笑的韩青,然后瞪住韩青:“你,你是疯了,还是……”
  韩青回身怒吼:“韦帅望,你还不给我滚出来!”
  只听“哎哟”一声,韦帅望从房顶连滚带爬地跌了下来。
  韩青问:“解药呢?”
  帅望爬起来陪笑:“普通的蛇毒加麻药而矣。”
  不用韩青说,冬晨转身叫下人拿解药去了。
  韩青放心,果然同他猜想的差不多。可是:“怎么回事?”
  帅望垂下眼睛,沉默一会儿:“他要带我走。”
  韩青点点头,微微悲哀:“你就用毒箭射他?”
  帅望轻声:“我哪儿也不去。”
  韩青气得面色铁青,可是他不敢再说“你给我滚”。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,良久才道:“你听到他说的话了?”
  韩青悲哀地:“你觉得这样够了吗?”
  帅望陪笑的脸微微僵住,半晌,跪下。
  唔,够了,这样我就不恨他了。
  
  韩青道:“你就跪在这儿,等他醒!如果他要打死你,谁也不许拦着!”
  回头看纳兰与冬晨:“谁也不许拦着!”
  纳兰轻咳一声:“我看,你还是小心,你师兄醒了找你算帐吧。”笑,韦帅望是该揍,不过,我看,你师兄揍你的可能性比较大,你骗他说他要死了,害得他遗言都出来了,我看,你这次把你师兄惹大发了。
  韦帅望本来眼泪都快吓出来了,这下子也禁不住笑了。
  韩青黑着脸看着纳兰,你这个——,靠,你就不能配合一下?我教育韦帅望,你居然看我笑话!
  纳兰笑:“不用笑,帅望,我给你爹准备棍子去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