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手机:13785185079  盆式支座,橡胶支座    塑胶运动地板  重型纸箱包装  PVC地板胶    物流专线  清理污水池 

确实有看热闹的意思。虽然他觉得羞辱,但是,做错事认错

   日期:2021-02-20     浏览:2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闹成这样,韩青与纳兰也听到动静过来了,只见韩孝手里拿个打折了腿的凳子被冬晨拦着犹自挣扎,而地上一动不动倒着满面鲜血的韦帅
 闹成这样,韩青与纳兰也听到动静过来了,只见韩孝手里拿个打折了腿的凳子被冬晨拦着犹自挣扎,而地上一动不动倒着满面鲜血的韦帅望,这一惊,简直惊心动魄,纳兰惊叫:“帅望!”韩青过去,也不敢抱起帅望,只是按按脉搏,轻声呼唤,帅望轻轻□□一声:“哎呀。”睁开眼睛。韩青松口气:“怎么回事?”
  可怜的韦帅望嘴唇颤抖着,小声:“我不小心撞到凳子上了。”
  韩青怒道:“你!——”放屁!你难道疯了吗?
  纳兰已站起身来问自己两个孩子:“怎么回事?”
  冬晨后退一步,慢慢把韩孝拉到身后,惨了惨了,咋会闹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?
  纳兰沉下脸来:“韩孝!”
  韩孝怒道:“他伤我师父!”
  帅望摸摸自己的头,一手血,他确定脑浆不会从伤口里流出来,就扶着晕晕的头坐起来,咧着嘴,笑:“好了好了,别生气,是我故意撞到凳子上的。”
  韩孝气得:“不用你装好人!是我打的!”
  韩青霍地起身,冲着韩孝就过去了。
  帅望扑过去,一把抱住韩青,哀叫:“师父师父!真的是我故意撞的真的是我故意撞的。你儿子是拿凳子扔我来着,他不过是一时生气,是我气他来着,我本来应该躲开,我故意撞的!”
  韩青气得:“胡扯!你为什么要故意撞破自己的头?”
  帅望笑:“等我爹醒了,看我这么可怜,没准就不打了。”
  韩青瞪着韦帅望,真是气得无话可说了。
  神啊,赐与我耐心与爱心吧。
  韩青咬着牙:“韦帅望,这是真的?!”
  帅望点头:“真的真的。”真的,你可别每次见面都先给你儿子一耳光,你亲儿子看起来可不象我这么经打。
  韩青抬手想给韦帅望一耳光,可是那一脸的血,韩青只得拎着韦帅望的耳朵,怒吼:“韦帅望!”
  韦帅望立刻认错:“哎哟,我错了,我下次再不敢。”
  骂他什么好呢?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韩青此刻的心情。
  韩青照韦帅望的屁股来一脚,把他踢倒,怒吼:“跪着!再玩花样!你给我小心了!”
  
  另一边,韩孝气得快要哭了:“他伤我师父!你们还这样护着他!”
  冬晨狠狠捏他一下,瞪着他:“闭嘴!”
  韩孝不听别人的,倒很冬晨的话,当下只愤愤,不再开口。
  纳兰厉声道:“韩孝,帅望是你师父的儿子,有什么不是,自有他父亲他师父教导,你是他师弟,只有他管教你的,没有你目无尊长以下犯上的理,你听明白了吗?”
  韩孝闭上嘴,梗着头,只是沉默。
  纳兰再问冬晨:“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?你弟弟做的对吗?你为什么不拦他?你在边上看热闹?!他不懂事,你也不懂事?”
  冬晨早预料到战火要烧到自己头上,当下也不辨解,跪下低头。
  
  韦帅望听纳兰在那边骂人,回头一笑,做个鬼脸。
  纳兰心软,这个孩子。
  纳兰过去,在帅望身边蹲下,给他轻轻擦去脸上的血,只见他额头皮肉翻卷,好长的一条口,左颊一片青肿,右边下颌上也肿了起来,这哪是打了一下,纳兰微微黯然,低声道:“帅望……”
  帅望微笑一下,给她个眼色,摇摇头,别说,别让韩青骂他儿子。
  纳兰无奈,回头怒道:“你们两个,过来道歉!”
  韩孝站着不动,纳兰怒目。
  冬晨慢慢起身,虽然觉得难堪,可是他倒也觉得今天这件事,是韩孝的错,而自己拦得太晚了,确实有看热闹的意思。虽然他觉得羞辱,但是,做错事认错,也是应该的。
  他走过来,站在帅望旁边,半晌,轻声道: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  帅望抬头看他,仰着头,笑:“你站那么高,我跪着,你这叫道歉啊?你至少也应该——”
  冬晨涨红脸,瞪着韦帅望,难道你让我跪下认错?
  韦帅望笑道:“蹲下啊!”
  冬晨那张窘迫紧张的面孔一松,看着韦帅望那张布满伤痕的丑脸,丑怪成那样还捉弄人,禁不住笑了,冬晨真的蹲下,笑,然后轻声:“对不起,我该早拦住他,我以为——”
  韦帅望咧嘴笑:“我是在逗你弟弟玩。”吐吐舌头。妈的,一下就逗激了。
  纳兰见冬晨与韦帅望毫无芥蒂,倒也欣慰,两个聪明懂事的好孩子,只是:“帅望,委屈你了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